侯瘕
2019-06-15 06:30:13

对价迟来亚星股民两天损失5000万

  股改复牌当日对价未到账而是迟到一天,股价两天未设涨跌幅限制,这两起前所未有的变故,本周集中在一起,让ST亚星的流通股股东在本周四和周五眼睁睁损失了5000万元!

  昨日,本报独家报道了ST亚星(600213,收盘价6.72元)出现的这一罕见的股改事故,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本周四,亚星股价冲高回落,已让股民损失不小,而昨日对价到账后,股价再度暴跌14.83%!

  亚星董秘表示,公司曾在周四开盘后要求临时停牌未果,而证监会已经介入此事。目前,上证所尚未就此事给予明确的解释,而记者一直无法联系上中登公司。

  眼下,众多ST亚星股民纷纷呼吁:究竟是谁造成了这起股改事故?股民的损失究竟该谁来承担?

   暴跌之痛 不设涨跌幅亚星昨大跌14.83%

  昨日,ST亚星公告称,股改对价10转5股(共3000万股)于当天上市流通,股价不设涨跌幅限制。

  一大早,成都私募基金人士廖先生就来到证券公司,打开账户后,发现多了2.5万股ST亚星(廖先生原本持有5万股ST亚星,本报昨日有相关报道)。“对价到账了。”廖先生心想。

  9时15分,廖先生挂集合竞价卖出这2.5万股,9时25分,回报显示,以7.1元全部成交。“这已经较我昨天的卖价8.81元低了20%!”廖先生称。虽说少卖了20%,但廖先生仍然在庆幸自己的决定。

  开盘后,ST亚星直线下跌,最低跌至6.19元,跌幅达20%!虽然盘中一度反弹,但仍低于周四的收盘价。最终,在大盘强劲反弹下,ST亚星逆市下跌14.83%,收于6.72元,全日成交2501.47万股,复牌两天换手率高达56.34%。

  这股改复牌当天没到账的3000万股转增股份,究竟给亚星的流通股股东带来了多少损失?记者大致计算了一下:

  1.以周四开盘价8.8元和周五开盘价7.1元计算,跌幅逾19%,股民累计损失5100万元。

  2.以周四开盘价8.8元和周五收盘价6.72元计算,跌幅逾23%,股民累计损失6240万元。

  3.以周四均价8.62元和周五均价6.96元计算,跌幅逾19%,股民累计损失4980万元。

  1和3两个结果较为接近实际操作,因此亚星流通股股东损失大约为5000万元。

  亚星澄清 董秘:我们周四曾要求紧急停牌

  “

证监会
已经介入调查,我们也在等消息!”昨日,记者再度致电亚星公司董秘张榕森,得到了这样一个答复。

  记者:张总您好,公司支付的对价终于上市了,但是股价大跌,股民损失惨重啊?

  张榕森:是,这两天很多股民打来电话,但这并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公司早在6月初就向上证所和登记公司办理了所有复牌和股改的手续,责任不在我们。

  记者:怎么说公司也有一定的责任吧?有的股民也准备起诉公司。

  张榕森:这样说吧,如果你参加高考,我们公司是一所大学,我们录取了你,通过邮局给把录取通知书发给你,如果是邮局投递员在送的过程中出了问题,没有送到你的手上,你说这是谁的责任?

  记者:也就是说问题出在“邮递员”?那就说是上证所和登记公司的问题?

  张榕森:这个我无法回答,但是公司肯定是受害者。

  记者:那7月5日的时候难道公司不知道对价没有到账?

  张榕森:我们很早就知道了。

  记者:向登记结算公司反映了吗?

  张榕森:我们在开盘前就知道对价没有到账,我们立即和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联系,但是登记公司回答已经实施完毕股份划转,当时我们就想,可能开盘时会到账,哪知一直没有到。

  记者:你们又向上证所反映过吗?

  张榕森:开盘后,我们才知道对价依然没有到账,我们就向上证所反映,提出紧急停牌,但上证所答复我们要进行研究,后来说研究的结果是继续交易。

  记者:证监会有过问此事吗?比如给公司或您打电话?

  张榕森:没有。但据我了解,证监会已经介入此事了。

  上证所表态 上证所:我们肯定会处理的

  两天来,本次亚星股改事故的当事方之一―――上证所的态度却一直没有明确。

  本报在前日下午就亚星股改事故与上证所进行联系,并将采访提纲传真给了上证所上市部,但直至昨日收盘,仍然没有收到回复。

  昨日下午收盘后,记者再度致电上证所。记者首先拨打了上证所新闻发言人陈戟的电话,但是陈戟的座机和手机均无人接听,记者反复拨打几次后,仍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上证所上市部电话,接电话的依然是顾小姐,从整个通话过程来看,上证所方面对此事尚无明确的说法。

  记者:我是成都商报的记者,请问您收到我发的采访提纲的传真了吗?

  顾小姐:收到了,立即就交给领导了。

  记者:你们领导什么时候能够接受采访?

  顾小姐:要看领导安排了。

  记者:你们领导在办公室吗?我想直接和他通话。

  顾小姐:他现在不在办公室。

  记者:现在全国股民都看着你们,上证所是否能够给股民们一个合理的答复呢?

  顾小姐:我们肯定会处理的。

  记者:亚星的事故,让股民非常受伤,希望你们尽快给全国股民一个说法。

  顾小姐:我们会处理的。

  股民质疑 “哪有两天不设涨跌幅限制的”

  “上证所以及登记公司在这次事故中该不该负责任?”

  “有关方面无论如何都该给股民一个说法,谁来负相关责任,股民该不该获得赔偿,必须有个说法!”

  昨日,很多股民通过本报热线,或是财经网站发表对亚星事故的看法。

  廖先生也再度致电本报,发表对此事故的看法。“亚星这个事故,影响太大了,我们营业部的股民都在讨论,这个事情很不符合交易规则,哪有连续两天都不设涨跌幅限制的?”

  对于

亚星客车公司,廖先生表示:“中证报上都登了好多次亚星复牌的事情,还能要上市公司做什么?”

  记者还在网易、东方财富网股吧上看到大量股民发的帖子,纷纷对这一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该帖子的发布时间是7月6日上午10时30分,至昨晚20时31分,点击率已经超过3000次。

  目前,股民的问题集中在以下几点:

  一、为什么周四开盘后没有临时停牌解决问题?二、为什么不按照交易规则,而是连续两天不设涨跌幅限制?三、为什么到现在有关方面都没有作出一个合理解释?责任在谁?到底该如何处理?

   专家说法 宋一欣律师:要看有否不可抗力

  对于此次ST亚星股改事故,记者采访了在证券诉讼方面很有经验的宋一欣律师。

  记者:是否应该赔偿股民?

  宋一欣:应该给予补偿。股改停牌前买入亚星的投资者,他们周五获得的对价,股价已经低于昨天约15%,可以向责任方索赔。

  记者:那么你认为谁该负责?

  宋一欣:目前责任方是谁,是上证所、登记公司、上市公司还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这还不清楚。因此,可以四家一起起诉,让他们自己确定责任。

  宋一欣最后表示:第一,如果说上证所和登记公司能证明有不可抗力,那么可以免予起诉。如果都不能证明有不可抗力,那么应该予以诉讼。

  第二,从交易所和登记结算公司这个角度,他们有结算和交易补偿基金,可以作为补偿的来源。

  不过,宋一欣表示,目前责任不清,对于此事没有权威部门的说法,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交易规则专家:该谁负责还不能定

  而

股票交易规则方面的专家,成都本地某券商分管交易的王总(曾在本报报道上证所交易规则障碍时给予了大力支持)也向记者表示,股民应积极上诉。

  记者:您认为上证所对此应该负责吗?

  王总:这个还不好回答。

  记者:那股民的利益如何保障?

  王总:上交所和登记公司之间具体是怎么了不清楚,责任不好划分。

  记者:上证所是一线监管,他们在盘中监控时是否应该临时停牌?

  王总:临时停牌对投资者也不公平,没人能把握市场价格。

  记者:那投资者应该怎么办?

  王总:可以起诉,投资者首先应该起诉上市公司未履行股改承诺,至于其他责任应该由上市公司和上交所、登记公司商量。

  记者:如果上市公司已经履行了所有的程序,他们也有责任吗?

  王总:投资者的股份没到账,是上市公司该给我的,你委托谁给是你的事,你可以去追究别人的责任。

  记者:能够胜诉吗?

  王总:结果不好说。

  记者毛晋楠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70707/1450376341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