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倘废
2019-06-11 08:26:05

最近接触了几批美国风险投资人士,发现他们都清一色地具有丰富的运营背景。最让人佩服的是只要在他负责的行业内,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和不认识的人。在美国,大量的创业者都是技术型的, 有这些经验丰富的基金管理人帮助,这些创业者在建立商业网络、组织企业战略、人才管理、产品商业化等方面都受益匪浅。我们常常听到这些基金经理们说,他们是在做创业者的“保姆”,让这些商场上的“孩子们”不再犯他们曾经犯过的错误。反观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许多基金其实就是银行。

中国的银行即使是在银根最松的时候,也不会轻易向刚刚创业的企业贷款。由于整个社会还没有建立有效的信用体系,一个人或一个组织的信誉在能否取得贷款上几乎不起任何作用。所以,中国的中小企业长期无法从银行融到资金。风险投资的出现其实是填补了这个空白。由于中国的基金管理人绝大多数不具备企业管理的经验,在考察项目上主要还是依靠一些硬性的指标,比如企业的盈利情况、企业的净资产等。在讨论投资条件的时候,我们的基金很喜欢用对赌和回购的做法,然而,在钱投出去以后,一般不去参与企业的管理,也不会给企业多少帮助,更多的只是坐等企业上市。

如果把一个风险投资项目从考察到放款到投后管理的全部过程来和银行给一个项目贷款的过程比较,你会发现它们是惊人的相似。这里面有几个层面的原因。

新创业的企业,特别是技术型的创业企业都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企业往往只会做产品开发,却不懂得企业经营。对于有多年企业经营经验的人来说,如果他们能帮助这些企业在商业上取得成功,那无疑会从资本市场上取得卓越的回报。这就是风险投资出现的根本原因。从这个角度来说,基金管理人其实是一个创业顾问。他所销售的是自己把一个摇篮期的企业带上正轨,并最终取得资本市场认可的能力。而基金经理带进企业的资金起到了几个作用。首先,对基金经理来说,它代表的是其对该企业服务的回报。在一个自己认为有前景的企业里占有一定的股权对基金经理来说是最好的激励。其次,它代表的是基金经理对企业的承诺。普通的管理顾问提供的服务是收费的,然而,服务是否能产生良好的效果,管理顾问可以不负责任。今天我们常常听说国内企业花了大量的钱用了西方那些大的管理顾问公司却不能取得期待的效果,但似乎还没有听到过那些管理顾问们把钱退还,或者中国企业去法院告这些管理顾问。对于管理咨询来说,只要顾问们能把企业忽悠得愿意掏钱,生意就做成了。风险投资却是不一样,基金经理如果不能帮助企业把产品、管理和市场做好,那么被忽悠进去的同样也包括基金经理的钱。

风险投资变成风险借贷

然而,在中国,基金经理很少能够在业务上帮到他们投资的企业。我们多数的基金经理并没有管理过企业,他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他没有真正在企业做过,他就没有那种一个决定下去立刻导致企业的现金流出现正负波动的经历。本人曾经当过商学院的老师,我当时在EMBA的课上课下常常对学生企业的运营发表意见,无论这些意见被采纳后是有正面还是负面的效果,我是不需要负责任的。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企业老板去法院告一个大学教授,说是因为听了他老师的建议而造成经济损失,要求老师赔偿的吧?对于那些没有在企业做过一天的人来说,突然去做基金经理,不管他原先是炒股票的还是某某管理顾问公司的资深顾问,如果他不去“帮助”企业的管理,对这家企业来说,这可能是一件大好事。不过,无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是有自知之明不去帮助企业,其结果都是我们的基金经理帮不上企业。

一方面我们的基金经理除了给企业投资,其他无所作为,另一方面,我们的企业却纷纷上市, 让基金经理们赚个盆满钵满。表面看这好像没有天理,其实个中道理非常简单。一方面,我们的大环境实在是太好了。国内经济长期保持在9%左右的增长,工业的增长就更快。像一个企业老板对我说过的话:“这样的经济与市场,想不赚钱都难。” 然而,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原因:中国的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一直都是比较吝啬的,哪怕是在银根很松的时候,中小企业(一般也都是民营企业)想要从银行借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 在中国过往这些年良好的经济环境下,我们有大量的中小企业都能在短时间内取得长足的发展,一方面业务健康,增长迅速,另一方面想借钱借不到,这就给我们的风险投资公司创造了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风险投资公司服务的是那些在西方国家已经符合银行贷款的要求、但又借不到钱的企业,我们的风险基金做的其实是银行的生意!这些企业并不需要什么管理上的帮助,需要的只是资金。有了资金,他们就可以发展。基金管理人的工作就是去寻找这样的企业,把钱放下去,再等着上市退出就可以了。这是为什么我们的基金会疯狂地追逐上市前的企业,因为上市前的企业风险最小,退出最快,同时也不需要基金管理人什么专业上的帮助。于是,中国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谁都可以做基金经理,只要有办法拿到上市前的项目。说白了,就是靠关系,靠权力去做风险投资,这样的风险投资其实是风险借贷。

谁能笑到最后

说到这里,我想澄清一点。那就是我这里不是在批评这样的风险借贷,这种风险借贷在任何一个市场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在国外,银行就可以做,也有的地方是以科技银行的借贷方式来做的,比如美国的硅谷银行就是做这类借贷的。我想说的是,它的存在只是服务了一部分上市前企业的需要,还有大量的,处在早、中期发展阶段的企业的需求却并没有得到满足, 这些企业需要的就是资金加专业的服务。

在中国,目前市场上有一些致力于早中期投资的基金。不过这些基金多集中在互联网行业,还没有形成规模。没有这些基金的推动,中国的创业者们就还要走许多弯路。如今国内几乎每个城市,无论是直辖市还是县级市,都在搞高科技开发区或孵化园,但这些开发区和孵化园的功能却是有限,主要还是集中在提供办公场所,再辅以一些政策上的支持。对于创业者来说,他们在技术、管理和市场等方面的需要,基本还是要靠自己去解决。如果风险投资基金能提供帮助,无疑对这些企业来说是雪中送炭。

那么,中国会出现大量的能够提供增值服务的风险投资基金吗? 过去几十年,中国出现了大量的优秀和不优秀的企业,应该存在大量的智慧能指导我们的新兴企业去发展,去成功。 可为什么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大量这样的基金出现呢?这里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帮助小企业发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也是一件需要有耐心的事情。在全民力争挣快钱的今天,有几个人愿意耐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帮助中小企业去发展呢? 其次,对于投资人来说,中国现在还没有真正形成一个创业投资的文化。许多投资人不放心自己的钱,往往要插手基金的日常管理,甚至出现过直接把基金管理人炒掉自己来管理的案例。有能力的基金管理人是不会愿意去伺候这样的投资人的,而投资人的没有耐心也导致了中国大量的基金不去投资早中期的项目,只追捧上市前的项目,这同样不支持专业的投资人的出现。

然而,从过去这一两年来看,那些有耐心、愿意并能够提供增值服务的基金正在出现。首先,我们有一些自己创业或在企业做成功的人士出来组建基金,这样的基金在看项目时往往是以内行的眼光去审视。投资后,更是能够在产品开发、商业模式及企业战略上提供各种指导与帮助。其次,具有产业集团背景的基金正在出现。这些基金往往由一个大的工业产业集团所建立, 在项目寻找,判断和投资后的支持上,基金会利用背后产业集团的资源对项目做全方位的支持。这些基金的管理人往往是在产业运营上有多年的经验,他们对初创企业会表现出更大的耐心,在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不会惊慌失措。中国的企业过往的经历往往是靠粗放式的扩张而成长起来的, 一个几乎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如果能够发展到百亿的规模,这中间不知道遇到过多少起起伏伏,一个小企业在成长过程中的波折对那些大集团的资深高管来说,那一定是看过无数遍了,当他们变身为投资经理来帮助初创企业的时候,这些企业成功的概率就大大提升了。

2010年中国VC/PE投资市场募资完成基金是235支,募资规模达到304.18亿美元,环比分别增长32%和90.1%。从数字上看,这两年中国风险投资基金的增长非常迅速,市场上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钱很多,我曾经听到过有基金先把钱给企业,再对企业进行尽职调查的情况。从表面看来,风险投资已经进入白热化竞争的状态,然而,如果我们仔细去看,发现大家其实都是在做银行的贷款生意的时候,我们又会感觉到我们的风险投资基金太少了,有大量的初创企业并没有得到风险投资基金的支持。因此,现在正是进入这个行业的好时候,或者更确切地讲,是进来做一个真正的风险基金的时候。

那些关系基金、投机基金都会是过眼云烟,而那些懂行业,有管理经验,又能耐心的、踏踏实实地帮助企业成长的基金和它的经理们肯定会笑到最后。笔者最近多次接触到西方的资深投资人(他们往往是各自行业的资深专家)在寻求与中国的产业集团合作,共组风险基金,这可能是中国今后在风险投资市场上的一股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