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舌电
2019-06-11 08:10:07

Zynga来了。2011年7月底,Facebook上第一大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与腾讯共同宣布,社交游戏《CityVille》中文版本《星佳城市》正式登陆腾讯开放平台。在去年收购国内社交游戏公司希佩德并成立Zynga中国分公司之后,这家仅用4年时间长成的社交游戏“巨无霸”,终于推出第一款针对中国的产品,向这个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宣告了自己的到来。

从Zynga到Zynga中国

在Zynga中国区的驻地北京,Zynga没有在美国总部旧金山那样的声势逼人:从机场到旧金山101号公路附近显眼的Zynga广告牌,无一不告诉人们,这个以一只斗牛犬名字命名的游戏公司风头正盛。在北京,Zynga的办公地点不是在中国IT客集中的上地或者中关村地带,而是在世贸天街附近的一座写字楼。在办公室内部,Zynga中国延续了Zynga全球的风格:开放式的办公环境,五颜六色的墙体布置,当然,还有随处可见的那个公司logo:名为Zynga的红色斗牛犬,以绒毛玩具或者笔记本、布包图案的形式存在。

“目前,我们最重要的任务还是把《星佳城市》做好。” Zynga中国区总经理田行智(Andy Tian)说道。Andy曾供职于Google中国,作为Google进入中国的第一批员工之一,负责无线战略业务,在这之前,他曾经创立和参与创立2家互联网公司。去年,他于2008年创办的社交游戏公司希佩德被Zynga收购,他成为Zynga中国区总经理。

目前,在Zynga中国区100多名员工中,仍然以研发人员为主,在Andy的描述中,Zynga中国区的主要任务在于本土化的研发。“《星佳城市》就是这样。国内游戏玩家与国外玩家是有一些不同的。比如,由于国内已经有很多游戏了,对某个游戏的热度可能不是很高,从众心理比较明显。在游戏的设计中,我们加入了很多本土化元素,比如七夕节的时候,我们就在游戏里加入了牛郎织女的元素,在一些城市游戏的建筑设计中,也加入了很多中国元素。”

作为Zynga全球的分公司,Zynga中国无疑担当了为Zynga探路、开拓的角色。不过,Zynga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Zynga全球的决策,Zynga中国具有多大程度的自主权,还是尚未明晰的问题。对中国团队的放权,意味着在中国市场,Zynga要看到自己在这个大市场中的位置。

在很多人看来,比起Facebook,这个让Zynga迅速成长的社交网络平台,Zynga进入中国市场要更容易和纯粹一些:坐拥Zynga的品牌和产品开发能力,它找准自己的位置,专注做出适合中国用户的社交游戏即可。不过,找准自己在中国市场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Zynga在美国以及亚洲以外的国际市场的位置在哪里?它实际上填补了欧美地区在EA、暴雪等专业化游戏公司之外、依托SNS网站应运而生的简易游戏的空白。这也解释了之前Zynga在日本市场几无斩获的原因:日本市场的这个空白,早已由深耕本土市场多年的日本国内厂商开拓填补――Zynga日本工作室于8月2日关闭了其在社交平台Mixi投放的第一和第二款游戏FarmVillage和Treasure Island,据称,这两款游戏的用户分别只有11.4万和2.1万。

那么,在中国,这个空白是否存在呢?就所推出的游戏产品类型说,同类型公司在国内早有存在,而就公司规模和路线来说,国内目前仍然存在这个空白。在国内,大致存在两类社交游戏公司,一类是较强依赖于于腾讯、人人网等平台的社交游戏公司,比如曾经推出农场系列游戏,让“偷菜”风靡全国的五分钟,还有,就是面向国外社交网站平台的游戏开发商,例如乐元素。而对于Zynga这样有庞大数据库支撑、在与社交网站的博弈中并不完全处于下风的大型社交游戏厂商,国内尚未出现。

不过即使Zynga具有这样的条件和声势,其对于中国区的发展还是相对谨慎。Andy告诉记者,Zynga中国区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建好队伍,从产业和业务来说,是把放到腾讯平台上的《星佳城市》做好,以研发为主,并不急于拓展业务。和Farmville以及Texas Hold’em Poker(德州扑克)在Facebook的中文版不同,Zynga的Cityville本地化版CityVille(星佳城市)是用中国人才进行本地化开发,直接与腾讯的开放平台合作。腾讯开放平台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星佳城市》是由Zynga负责开发,由腾讯来运营并提供平台资源和APP Console解决方案,与大部分社交游戏相同,《星佳城市》同样采用免费+付费购买道具的模式。

Zynga告诉Chnga

对于每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互联网公司,人们都不惮以最坏的结果来揣测它可能面临的政策限制和用户消费习惯带来的水土不服,况且,国内互联网快速的模仿能力也让这些互联网公司心存顾虑。不过,这在社交游戏领域,在中国市场,对于试图模仿、跟随它的Chnga们来说,模仿Zynga并不容易。Zynga具备的禀赋,在其国际化进程中得到凸显。

首先,Zynga最重要的禀赋并不在于创意,而在于“半创意”基础上的快研发、快执行。实际上,在Zynga目前推出的近60款社交游戏中,最为人熟知的《Mafia Wars》、《FarmVille》、《Café World》等等都有“抄袭”同行的痕迹,Zynga甚至因此卷入知识产权诉讼,但这并不影响它赚钱――Zynga在这些游戏上赚到的钱要远多于用于支付诉讼案件的费用。即是说,同样的游戏创意与素材,Zynga可以做到在用户体验、用户消费习惯挖掘上的极致――以农场游戏为例,未经证实的数据表明,Zynga农场游戏的ARPU值超过国内游戏厂商达6倍之多。作为Zynga中国区总经理,Andy就表示,从之前他的创业公司希佩德到Zynga,处理同样游戏素材,Zynga对游戏各处细节的高标准要求甚至也让他本人感到吃惊,感到差距之大。

这就是著名的Zynga模式,速度快,执行力强。而支撑这种特质的是Zynga强大的数据支持。与那些小规模、工作室状态的游戏开发商不同,作为Zynga创始人马克・平库斯(Mark Pincus)的第四家创业公司,Zynga从一开始就注重数据仓库的建设。这样,Zynga可以为每个游戏建立数据模型,通过模型评估每个功能的影响,并做出前瞻性判断。以农场游戏为例,“每种农作物的成长时间、产量和售出价格,建造一座商场或餐厅需要多少钱,种地赚钱和花钱建城市的比例,最初5分钟用什么道具效果最好、最初1小时又该用什么等等。都取决于复杂的数据分析结果,而非感性的经验判断。”――巨大的对于数据仓库的投资,很难被一般的创业公司坚持。而最近有消息表明,Zynga还将投资1亿至1.5亿美元创建自己的数据中心,减少对Amazon服务托管的依赖。

此外,Zynga作为大型社交游戏公司,或者说,作为社交游戏平台,有着国内社交游戏公司不具备的规模优势: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并不长,Zynga的快速和产品多样可以缓解单款游戏的风险。对Zynga中国来说,并不背负过大的盈利压力。

尽管Zynga具有很多国内社交游戏厂商不具备或一时难以具备的优势,但Zynga中国的发展,就目前与腾讯平台的合作为例,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最重要的即是与社交平台的关系。要知道,没有Facebook,就没有Zynga。去年,正是Facebook要推行Facebook Credits,从游戏开发商手中分走30%利润分成的政策改变或多或少促成了Zynga对全球化和业务发展的反向激励。如今,面对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平台,两者能否保持令双方满意的分成比例,随着Zynga全球的扩展,Zynga中国未来产品的扩展会否受到平台商的限制?此外,已经在iOS平台和Android平台推出移动版社交游戏的Zynga,能不能分享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机会?这些都是挑战,更是机遇。当然,这对于为数众多的社交游戏玩家来说,总是好的:人们总想再次感受那种“全民偷菜”式的快乐,也十分欢迎一个在“简单”游戏里做出学问的游戏厂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