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嘛
2019-06-12 09:28:03

  任亭友(右)与聋哑邻居交流。

  52年前,重光机械厂领导嘱托22岁的任亭友:多帮帮残疾人。半个世纪过去了,任亭友默默守护着残疾邻居,成为他们的“眼睛”和“嘴巴”,带聋哑人看病,帮盲人提水、换灯泡、修水管……

  8月12日,78岁的聋哑人刘绍铭,在小区坡道上摔了一跤。

  任亭友不免担心:刘爹爹身体越来越差,万一有个急事找谁?这天,他向上班的刘家儿子要了电话号码。至此,任亭友随身携带的电话本,完整地记下了18户残疾邻居及其亲友的电话号码。

  武昌粮道街重光小区,原残疾人工厂、武汉重光机械厂(2002年破产倒闭)职工宿舍区,住着36户居民,其中残疾人18户。1962年,22岁的任亭友上班第一天,厂领导特地嘱托:要多帮帮残疾人。

  52年里,他们从同事变成了朝夕相处的街坊。任亭友就成了残疾邻居们的眼睛和嘴巴,带聋哑人看病、帮盲人提水、换煤气、换灯泡、修水管……

  残疾邻居们说,他帮了我们几十年,我们有事都找他。

  一辈子的好邻居

  武昌粮道街,嘈杂的建材市场背后,有一栋老旧住宅楼,3个单元。

  东龙社区重光小区入口,是一道斜坡。74岁的任亭友,布满皱纹的圆脸上,戴着一副小眼镜,背微驼。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在楼下转悠。

  “刘师傅摔倒了。”8月12日上午9点,小区门口,传来一声呼喊。任亭友循着声音跑去。78岁的刘绍铭摔倒在斜坡上,旁边的居民不懂哑语,有些着急。

  刘绍铭是聋哑人,有点老年痴呆,常趁儿子上班独自出门散步。任亭友打着聋哑语,“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尔后将刘绍铭扶起来,慢慢地扶着他送回4楼的家里。

  1986年,重光小区建好,重光机械厂36户职工搬到这里,任亭友和18户残疾从同事变成了邻居。72岁的盲人周小珍住在三单元。周婆婆有个爱好,只要天气好,就会上街闲逛,或乘车到白沙洲八铺街坐茶馆。

  从重光小区到螃蟹甲公交车站之间,有一个狭窄的铁路涵洞连着一条200米的狭长小路。这条道上,任亭友无数次将周婆婆“捡”回家。

  没有光明的世界,重光小区的5户盲人,似乎从未感到无助。周婆婆说,如果她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就会上门找任亭友牵她。在她的心里,任亭友“随叫随到”,“换煤气,给手机充电,也要找他帮忙。”

  52年前的特殊嘱托

  1962年春,任亭友22岁,技校毕业,被分到重光机械厂做电工。报到那天,厂领导嘱托,“你是健全人,要多帮残疾工人。”任亭友当场承诺:“我会做到的。”

  残疾工人干的是流水线活,只要机器出了故障,负责维修的任亭友就会随叫随到。下班了,盲人工友去买个菜,购个物,任亭友自告奋勇,充当他们的眼睛。时间一长,就习以为常了。

  为了能和聋哑工友交流,任亭友自学哑语,他逐渐成了残疾邻居的主心骨。

  前些年,住在楼下的聋哑人金爹爹夫妇吵架,结果老伴离家出走。金爹爹急了,匆忙跑到任亭友家里向他求助。任亭友二话没说,就上街寻找,他找遍了武昌火车站、医院、救助站,直到次日凌晨2点,老人自己回了家。

  疲惫不堪的任亭友并未休息。老人虽然回家了,但他仍然不放心,连夜来到金爹爹家里,推心置腹地又和两个老人手语交流。“几十年的夫妻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有话好好说嘛。你这一生气出门,要是有个三长二短,以后的日子么样过?”一场寂静无声的调解,让一对老夫妻既后悔又内疚,夫妻俩都表示,再也不干傻事了。

  救急电话本救一命

  任亭友的裤兜里,装着一个特殊的电话本。

  董乐才、刘绍铭、胡映梅……电话本里,详细记录着18户残疾邻居及亲属的电话号码。

  这是一本救急的电话簿。去年6月的一天,74岁的聋哑人胡映梅突发心脏病,已经休克。78岁的老伴赵国祥,也是聋哑人。以前,他们的儿子出门前,都会把药放在固定的地方,以备急需。这次,儿子到汉口有急事,却把最重要的事忘了。

  赵国祥到处找“救心丸”也没找到,又无法跟儿子电话联系。危急时刻,想到了任亭友,他急忙下楼,冲到任亭友家,几个手势和焦急的神情,任亭友就知道胡映梅心脏病又犯了。

  时间就是生命,任亭友抓起手机冲出家门,边下楼边掏出兜里的电话本,翻到胡映梅儿子的电话……救心丸找到了。任亭友又拨打了120,把胡映梅送到武警总队医院。

  胡映梅的儿子赵宗礼说,母亲入院后,经历了13次电击,终于抢救过来。医生告诉他,母亲创造了奇迹,如果再晚来一会儿就没有希望了。赵宗礼至今很感动,“是任师傅救了我母亲。”

  有急事就会想到他

  “我们总是能在最需要任亭友的时候见到他。”残疾邻居们说,大家离不开他。

  去年10月初的一天,天气依然炎热,重光小区一大早就停水了。独居在另一门栋二楼的盲人熊三云一直没有出门,她靠着零食度日。熊三云说,停水之前,她并没有存水。在家渴了一天,喉咙都有些冒烟。她一直忍着等水来。

  当晚8点多钟,有人敲门,“熊三云,我给你提了一桶水,你先用着。”熊三云听出了任师傅的声音,当熊三云打开门时,任亭友还递给她几个馒头。熊三云当场流下眼泪,“我没想到任师傅帮我送来了救命水。”

  前年冬天的一个深夜,熊三云家的水管突然爆裂,水漫金山。熊三云摸到了任亭友家,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任亭友。任亭友披了件外衣,拿起工具箱就到熊三云家,帮她换了水管,清扫满屋的积水,一直干到天亮。接下来,任亭友感冒了一个星期。

  熊三云说,跟任亭友做邻居是我们残疾人的福气。她的话,代表了18户残疾邻居的心声。

  东龙社区副主任郭慧敏说,小区残疾人的证件、福利、医保、退休手续,都是任亭友帮着办的。换煤气、换灯泡、修水管,这些小事他干得更多。

  任亭友说,几十年了,帮助残疾邻居成了习惯,别人有困难,能帮就帮哈,不值一提。

  文/记者张勇军 通讯员陶玉梅 图/记者何晓刚